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新化旅游>旅游攻略 >> 正文内容

天门乡:山涧水流急,一叶翠蓝碧

新化县政府门户网 发布时间:2016-10-13 14:10 浏览:
字体: 【打印文章】 【添加收藏】

天门云海变幻无穷

静静坐落在山间小溪上的风雨桥

有一种存在,是生命永恒的惊叹。

有一种善行,是激荡心灵的历程。

天门,一个富有高华境界的名词,而以之命名的地方到底有多么的神奇色彩?

10月12日,我随卓凡教育“爱心书架·公益助读”第四季活动走进了天门。一进入天门地界,

远远望去,一种“此峰独秀,群山奔涌若波涛”的震撼感便向我们“雷霆”般地砸来,让身边的美女记者顿时发出“尖叫”。当然,想象中的南天飞瀑好像大师玲珑剔透的卡达,一半举在白云飞渡的半空,一半倒映在镇溪江里;此外,还有金马古寺的佛像、九龙潭的风雨桥,扎扎实实地让小小的我感动不已……

接待我们一行的乡党委副书记黄汉杰介绍说,天门地处雪峰山脉深处,属典型高山台地。夏秋凉爽,天蓝云白,山高林密,溪瀑成群,与金凤、文田、奉家等乡镇林场以及溆浦相连,居古台山与凤凰山之间,境内海拔600—1400米。峡谷、梯田、瀑布、茶园、古树,构成它原生态的环境,还散落着几个“不与外人通”的古村落,生活简单,敬畏天道,有世外桃源之美誉……

墨溪边上的小板屋悠闲恬静

土坪村夜景

天门,用一位作家的话说就是——林泉深深,环望湖湘而背靠古台雄狮; 峡谷蜿蜒,历经风雨磅礴仍青春焕发。

曾有学者考证,2000多年前,楚国大夫屈原,曾取道溆浦而长期栖居天门山边,进而写下了“路漫漫修其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的千古名句,印证着一个智者对梅山的深深思考。这些风物在旅游观光者的眼里,该是何等的如诗如画与兴致盎然。美景有了这历史巨人的参与,就有了千古流传的故事和高雅的成色质地。

“其实,我们天门蕴含的道理并不艰深。因为新化全域旅游战略的理性实施,已把世人审美对生活点滴的感动策动出来,以对历史、人生和社会的深刻的诠释,凸显着宽广包容的人文情怀、如烟往事的哲理玄思和天然素朴的情感力量,让人反复咀嚼着去细心品味。”天门乡党委宣传委员王汉苏如是说。

品味天门,无论风景还是人文,其笔墨总在浓淡与轻重适宜间。因新化的决策者似乎已从其发展走向中找到了答案,并近距离地捕捉到了它进取的路径,悟出了赋予本土鲜活生动的智商;特别以“琅天公路”的穿越连缀起满山的葱茏来,让开发更具“生态”的温度和“智慧”的力量。

桂花怒放香天门, 惹得游人怦然动。风起而有节,云动而出彩。说到底,这是天门大山深处的一种生活形态,过于执着,未免心为物役、堕入清新;看得太透,则又会寡淡枯寂、了无生趣。真正的趣味,就在于洞明世态与练达人情,在痴迷其中与冷眼旁观之间寻求一个合适的度。

独特的民俗文化——爬刀山、倒背下楼梯

漫溢的溪涧水,柔柔地在微醺的天门荡漾,并划出了数不清的“之”字路。站在天门的最高峰四望,它犹如一幅宋元时期小令般意境悠远的水墨国画。这当然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以疏朗简洁的笔触勾勒出了天门的景致,层峦叠翠的楠竹扶摇,黛瓦翘檐的小方茶桌,还有木屋走廊上的石磨慢转,犹如一轮浅浅的月儿盘旋。清新的晨曦,袅袅的炊烟,碧透的心境。如泠泠的古琴声声在画幅间流淌,很有一种宁静致远的意境。

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娄底市政协原副主席、正厅级干部、市慈善总会副会长陆家康便是其中的佼佼者。一路上他都在诉说着幽远的天门——山高林丰,激流飞瀑,岚烟氤氲,云雾缥缈,此乃天门之常态也。

作为土生土长的天门人,陆老爷子对家乡大千造化的理解,集中在了“云土水雾之间”。他曾建议在土坪村规划建设一个“易经文化产业园”,突出以溪水流淌作为独立的审美主体,再赋予“八卦”的造形,一方面大力发展以有机农产品为原料的餐饮休闲服务,一方面开展《易经》文化的研究与传播,将山水之灵、易学之思、闲适之悠全面呈现。到那时,远方的游人可以聚三五知己,烫一壶老酒,去天门看月缺月圆、听蝉鸟交响,或发思古之幽情,或作邈远之遐思。

车在林荫中山间小道迂回前行,两旁青山迎来送往,而我们深绿的目光却仍在寻觅——从崇山峻岭与竹林纵深中放射出黛色瀑光,那是多么的一尘不染、长风飘逸和满目缤纷,给人以“山涧水流急,一叶翠蓝碧”的美感。

高山日出

作者:娄底日报 杨建长 来源:新化新闻网